另類交換夫妻


早晨起身時,我一邊洗臉,一邊對太太說︰「老婆,昨晚樓下兩公婆又吵架了,不過,你就睡得好像死豬一樣。什麼也不知道。」

太太淡淡地說道︰「都聽慣的啦!他們整天都為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爭吵不休,不過又難怪哦,聽說她老公是個公務員,那間屋是老婆出錢買的,他老婆是個大商家的獨生女兒,所以她總是說話大聲過她老公的。」

我奇怪地說道︰「嘩!想不到你對她們家倒那麼清楚哩!」

太太說道︰「還不是她們平時炒交時喊出來的,她老公的樣子都生得挺好,高大威猛,但老婆就古古板板的,新潮一點的衣服都不見她有一件。」

我笑著說道︰「人家有沒有衣服你都知道,我倒真服了你。」

太太望了我一眼,說道︰「我們正好住在她們的上一層,當然見到曬出來的衣服,不過他老婆那麼古板,估都估到她沒什麼好衣服啦!」

我拿著公事包準備出門口了。回頭又說道︰「講開又講,我們已經在這裡住了快四年了,我卻好像從來沒有在電梯遇上過她們。」

太太笑著說道︰「還說你們男人本事哩!她們住十九樓,搭的是單數那部電梯,你又怎麼會遇上她們呢?」

「哦!難怪啦!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?等一會兒我上班時,我就特地落一層樓搭電梯,看看她們是什麼樣子都好。」我自言自語地說著,我太太似乎沒有聽到,她衹顧執拾床鋪,沒有再說什麼。

我出門口後,真的從樓梯走下一層樓,當走到防煙門時,就到我們對落的那一座有人開鐵閘聲,於是駐足樓梯,聽一廳有什麼動靜。

「死男人,昨晚說他兩句,今天一大早就走出去,有本事就不要回來,沒有你,我怕會餓死呀,我還不會自己出去做工賺錢!」

我隔住防煙門聽到一把女聲自言自語地說著,她的聲音倒很好聽,雖然粗粗魯魯,不過又不刺耳,於是推開防煙門,行入走廊,並望了那個女人一眼。對方雖然已三十來歲,不過,樣子似乎頗為風騷,上身穿一件緊身恤衫,黑色西褲,外邊披件頗為古老樣式的羊毛衫。

我和她一進入電梯後,就站在她的後面,由剛才所見,她樣子還算過得去,心想︰聽我太太說她古板,但是她身材都過得去,個屁股又大又圓,成個戰鬥格的樣子,她們經常吵交,難道是老公餵她不飽。

我想到入神,連電梯落到地下都不知。直到她走了出去,突然轉身,和我打了個照面,對方好像偷偷一笑,才如夢初覺,慌忙走出電梯,上工去了。

放工後,我太太告訴我,說她要回鄉下一趟,她買了好多公仔面和罐頭,叫我自己處理吃飯的問題。

「嘩,要食自己了兼扎炮了,你要去幾天呀?」我苦著臉說。

「你好勁嗎?扎什麼炮呀!現在你一個禮拜才開一次炮,不知是不是在外邊打了,回來都沒貨交,說正經的啦!我明天一早搭船,你較定鬧鐘,費事遲到賴我。」太太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。

一宿無話,我一早醒來,已經八點,匆忙換衫上班,但走到電梯口,卻看見故障修理的紙牌,於是衝落下一層,當一邊扣好恤衫鈕時,九樓那個女人又剛好走出門口,兩人四眼相對,對方主動點頭招呼。

我首先打開話匣,笑著對她說道︰「樓上那架電梯壞了。」

對方祗在微笑示意,沒有答嘴。

放工後,我不想煮飯,就在外面吃過才回來。但進到屋,又聽到樓下似乎又傳出爭吵的聲浪,於是我沒有開燈,靜靜推開窗門看看,但見到那個女人穿著一件睡衣,鈕就沒有扣上,好像被扯甩的樣子,祗是用手按著,不過,見不到個男人,由於我不敢將窗打得太開,所以看得得不很清楚。不過,後來聽到好大力的關門聲。

一會兒,又見到那女人走入廚房拿菜刀,我想大聲叫,想了想又不敢貿然聲張。情急智生,就將一條底褲拋吭落樓下的曬衣架,然後急忙走到樓下去按門鐘。

「死男人,又來了。」樓下那個女人以為老公又折回來了,一邊應門一邊大聲說。

我等對方打開門後,很客氣地笑著說道︰「對不起,我是住在你對面上一層的,剛才收衫時不小心跌下一條底褲在你們的曬衣架,我想你讓我拾回它。」

「哦!原來是你,不要緊,你進來啦!」對方隨手開門讓我入內。

「打擾你了,真不意思!」我一邊走進屋裡,一邊說,還偷偷地看了對方一眼,祗見她仍然衣衫不整,開胸的睡袍上衣鈕也還沒扣好,一條深刻的乳溝在兩個雪白的肉球間掩映下,份外惹人觸目。

下一篇: 淫蕩美婦人